德银中国迎新董事长新行长去年营收净利增速均下滑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3日讯 近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关于核准邱运平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任职资格的批复》,核准邱运平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的任职资格。

批复指出,“你行应要求上述核准任职资格人员严格遵守银保监会有关监管规定,并按要求及时报告履职情况。你行应督促上述核准任职资格人员持续学习和掌握经济金融相关法律法规,熟悉任职岗位职责,忠实勤勉履职。”

为什么美国断供芯片“断而不绝”?

纳扎克·尼卡赫塔尔,原来是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代理负责人。

2019年5月16日,美国首次将华为及其68家关联企业列入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实体清单”。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负责的正是军民两用物品的出口管制。

中间的职位空缺时间长达15个月。

首次制裁华为前一个月,她获得提名。

这个制裁华为、中兴等中国一系列科技企业的操盘手,是最近几年美国最“当红”的“明星部门”。

当天,晋华的员工还没来得及跟美国应用材料公司的研发支持人员说句再见,他们就已经打包撤离。

包括纳扎克·尼卡赫塔尔在内的前两任负责人相继辞职,现任负责人2019年11月才获得任命。

8月19日,许可到期。

此前,10月30日,北京银保监局关于核准朱彤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职资格的批复指出,核准朱彤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公开资料显示,朱彤2003年加入德意志银行,历任德意志银行中国区首席运营官、金融机构业务部主管、德意志银行中国区总经理、中国区副主席等领导职务。2017年,朱彤担任德银中国行长。

先制裁,后许可,背后一定有故事。

理解这种不统一,一个重要线索就是工业和安全局。

尴尬的是,这个“重要部门”,似乎不太有人愿意领头。

整个院子里,只有此起彼伏的脚步声。

故事,还要从福建的一家企业讲起。

为什么一家机构、一张清单有如此大的威力?

10月29日这一天,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发布公告,将福建晋华纳入“实体清单”。

上个月中,美国针对华为制定的“最严”出口管制措施正式生效。

对于制裁,美国政府内部的声音似乎不统一。

一旦突破,能带动的是中国整个芯片产业。

2021年其预算甚至超过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这可是跟工业和安全局上级——美国商务部平级的机构。

按照计划,晋华要在一种用于存储的芯片(DRAM)上实现突破。

但是,就在一条芯片生产线安装了将近一半机台设备的关键时刻早已瞄准的“狙击手”,开枪了。

这种芯片,可应用于几乎所有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等众多电子设备。

晋华所做IDM一体化工艺,涉及芯片设计、制造、封装等各个环节。

4个月后,为华为供货的临时许可第二次延期,她宣布辞职。

结果,不久前,美国芯片企业英特尔、AMD相继宣布,已获得向华为供货许可。

谭主查阅信息,发现了《华尔街日报》当时的一篇报道。

德银中国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德银中国实现营业收入15.73亿元,同比减少5%;净利润2.89亿元,同比减少62%。2019年末,德银中国总资产605.88亿元,资本充足率20.45%,不良贷款率0.15%。

结果,4天后,美国商务部宣布给华为及其合作伙伴90天的“临时许可”,在这期间,美国企业依然可以为华为供货。

谭主最近发现了一些没太被关注的细节。

其他美国芯片设备企业,诸如美商科磊、科林研发也都匆忙收拾,准备离开。

因为工业安全局的一纸禁令,福建晋华所有的机台设备装机、协助生产的运作全面停止,已下单但未出货的机台设备则全数暂停出货。

福建晋江市一座投资近400亿元的厂房,却格外安静。

为什么主导制裁的部门不好当差?

只要含有美国技术的外国产品都不能对华为出口,华为的芯片供应链被彻底切断。

过去几年,工业和安全局设岗数量和部门预算都连年上涨。

这家企业叫福建晋华,成立于2016年。

当天,美国商务部再次宣布,“临时许可”延期90天。

一群在晋华提供生产设备技术支持的外国工程师,很快接到了公司总部的指令,立即停止合作,返回国内。

曾在商务部条法司工作的任清律师给谭主提到了一个词,出口管制。

出口管制是美国保持技术领先优势的主战场,核心是任何企业不得将美国生产的管制设备出口到美国禁运的国家或企业。

大意是,参与华为制裁的美国官员纳扎克·尼卡赫塔尔“下台”。

德意志银行集团最早于1872年在上海设立首间办事处,并于2008年1月1日在北京正式注册成立法人银行——德银中国,把原德意志银行北京分行和广州分行改制为德银中国北京分行和广州分行,并新设上海分行。2010年3月,天津分行正式开业;2011年4月,重庆分行正式开业;2013年9月,青岛分行正式开业。德银中国在中国法律法规和监管部门允许的范围内开展企业银行及投资银行业务项下的环球金融交易业务和环球市场业务,以及财富管理和其它各项业务。

几天之后,荷兰厂商阿斯麦(ASML)撤出、日本东京电子也都暂停了对晋华的设备供应。

在这个清单上的企业,如果没有特殊许可,无法获得美国企业生产的芯片等零部件。